德育园地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德育园地>>正文

愿你所得归于欢喜——2017级系列作文之“小欢喜”

2019年11月25日 16:51  点击:[]

曾经我想过一个问题:这凡尘到底有什么可留恋的?原来,都是这些小欢喜啊。它们在我的生命里,唱着歌,跳着舞。活着,也就成了一件特别让人不舍的事情。

——丁立梅《小欢喜》

前一段时日参加第四届初中语文“名师名篇”教学研讨会,有幸聆听刘恩樵老师关于丁立梅散文群文阅读的课例,回到学校后,望见校园里红彤彤的柿子缀满枝头,喜鹊扬起翅膀“呼啦啦”地飞向天空,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孩子们风一般地奔跑着……高萍老师有感而发:这周的题目,就定作“小欢喜”吧。

 

生活中的小欢喜

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,唯有一分小欢喜。

——题记

一、雏鸟

九月尾,大考的前一日,和母亲一起去剪发。明敞的厅堂放着音乐,带着冷风的毛躁发丝擦着耳尖落下,齐腰的黑发倏地短了六七公分,染着人工香精的蓬松发尾堪堪垂到肩颈。虽有几分惋惜,但头顶确实轻快了许多。微冷的风吹散几许秋乏,黄叶沙沙作响。

暗灰的光滑水泥抹平了银行屋檐下的凹凸,却没有阻挡两只燕子用黄泥和树枝搭建了新居。我看见娇小的鸟儿在空中轻快地滑过,剪出一蓬松散的秋云。他们一趟趟往返,惹得我不由地踮起脚尖向上看——三只嫩黄的嘴壳争先恐后地张着,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巢穴边缘探出。

一瞬,心溶成一汪。

二、猫尾

近日常去附中辅导,也逐渐改掉了睡懒觉的习惯。秋天清晨,空气冷凝的叫人瑟缩。太阳懒洋洋地只探出半张脸,仍融在云霞里赖床。教堂也静穆着,被削尖的屋顶像晨曦中的一片剪影,色泽浓而呆。

附中校园还未苏醒,可仍有一抹橘色捕捉了我的眼——一条猫尾。应该属于一只橘猫,一环一环的间着干净的白茸。它时而下垂,又时而像水波般暧昧起伏。

果然,楼影中缓缓走出一只橘猫——可真够肥的,步履雍容,一步一顿。自信骄傲如国王。晨起清闲,在那花园中漫步。

不过……那猫真肥啊。我蹲下身,凝视着它眯起的鸢黄色猫眼。禁不住轻声威胁:“煮汤一定很香,不要香葱多加醋。”

 

三、煮碗面吃

秋冬宵夜,不可少面。管你是玉兰虾仁银耳打卤面,还是汤达人豚骨汤底荷包蛋,都是以在汤锅里咕嘟出驱散夜寒香暖与镬气。《红楼梦》里说贾母吃宵夜,在寒浸浸的长夜里佐上鸭子肉粥,那滋味可见一斑。不过你我升斗小民耳,还是吃点经济实惠的。

比如用葱花爆锅,叫金黄的蛋液在锅底微凝,注入清水,滴上酱油香油,煮进一把面。两三分钟煮毕,五六分钟入腹。寒气尽数消退。再像是有冷藏的鸡肉牛肉,煮下白面再丢几丝熟肉,二者缠缠绵绵直至入口,佐以姥姥腌的萝卜干咸菜,天下一绝。

救命,我好饿!

——20174班 孟卓然

生活中的小欢喜

周末偶然读到了一篇文章,名叫“一个走运的人”。文中的女店主是个下肢瘫痪的可怜人,但她始终觉得自己很走运,有人欣赏她编制的笔袋,她觉得自己很走运;有人捎带给她一张黄山的照片,她觉得自己很走运;甚至有老顾客给她送来亲手做的糯米团子,她也觉得很走运。她总是那么快乐,那么乐观——总能找到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欢喜。

像花开、像鸟儿筑巢,有时候心中的小欢喜来的没什么由头。

我突然发现在我的彩铅盒里有一支不常用的粉色,浅涂是一种橘调的肉色,深涂是有质感的豆沙粉,这是生活中的小欢喜;母亲拉开窗帘,看到温热的阳光铺满了地板,为自己换上一床新的被单被罩,她总是很欢喜;父亲为自己泡上一壶茶,仔细端详他心爱的茶具时,看到玻璃器具熠熠生辉,紫砂器具古朴厚重,他也满心欢喜。

我是不太懂母亲母亲换床单时为何欢喜的。但母亲会用发卡把头发盘整齐,叫上我或父亲来帮忙。当被单从床上掀下,光穿过的每抹空气中都有小小的绒毛飞舞。沿着朦胧向前望去,夕阳的余晖轻描淡写地给母亲镶了一个边。逆光也遮不住母亲上扬的嘴角。

“欢喜?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啊,就只是喜欢屋里清清爽爽的感觉。”

“小欢喜”充盈着我们的生活,像阳光下繁花和煦的馨香,像阴雨天的晨光熹微。欢喜——小欢喜,这种莫名的甜蜜或欣喜像催化剂一样,放大了生活中所有可爱阳光的正面情绪,像酒至半酣,心满意足得恰到好处。

同样的愁苦,有的人郁郁寡欢,有的人却笑口常开,也许他们之间差的就是一点对小欢喜的发现力。上学苦、做工苦,不上学不做工却也依旧苦,苦就像风雪,生活中的小欢喜却像灯,像火,雪可以落在他头上,寒冷可以刺进他肌肤——却从未将他掩埋。风越烈,雪越大,天越黑,他亮的越璀璨。

小欢喜慰藉我们的内心,像奔腾的小马驹驰骋在心里,我们不禁雀跃地哼着小调,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。

“小欢喜”——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,使人由内而外散发着青春的活力。愿每个人都能有“光着脚丫在树上唱歌”的单纯的小美好,简单的小欢喜。

——2017级6班 常嘉瑶

生活中的小欢喜

生活是一门艺术,能将自己生活过好的人,和任何一位艺术家一样伟大。

现如今,物质世界已经不足以带给我欢喜,我意识到,人与其它生命最本质的不同,在于人有丰富的精神世界。我们有信仰,我们有道德,有灿烂的艺术与文化。在人的祖先解决温饱问题之后,便开始寻找取悦自己打发时间的方法。当我真正走进精神世界,我才发现这里的一切有多么令人满足。

那一年我初涉写作。

对于一个连字还认不全的孩童来说,写出绝美的文章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那时我的认知仅限于文章的长短。在记忆力,老师讲给我们的值得效仿的好文章,大多是长篇大论的。于是我也模仿。作文课上,我费劲脑汁地编出一个动物的故事——现在想来真是荒诞好笑。但对那时的我来说,能写满两页稿纸已经是莫大的成功。

当我学会更生动地表达时,我迫不及待地把它写在纸上。窗外的绿茵,到纸上变成了“绿的海洋”,鸟雀的啼叫,在笔下变作了“生命的欢歌”。我一笔一划,记录着生活中的每一点欢喜,每一点收货。无忧的日子,伴随着那个无忧的夏日,随暑气一起消散在秋的金辉里。

当现实生活不在尽如人意,我会写作。也许自己生活是无法改变的,但笔下可以。我将所有对真,善,美的向往与对未来的寄托放进了文章里。爱心得匠意,则杰作在望。在晚霞散尽,烟火飘散后,在絮雪落地,华灯初上时,我感叹,如何才能肆意潇洒。我在一次写作时写到“白驹过隙,马蹄达达。”其实,谁的日子不是白驹过隙呢。时光的流逝并不使人感到悲哀,真正令人叹息的,是还没有找到生活时,岁月就老了。然而唯一不老的是记忆。写作教给我的,是把记忆写下来。当有一天,我若有所失时,我在迷途时,还能找到尘封的周记本。翻开它,慢慢读,寻找那些遗失的年华,寻找曾经对美与善的向往。

也许我总有写不出一点文字的那一天,可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,也无所畏惧。写作教会我生活,也记录我的生活。笔下所写皆是欢喜。

——2017级3班 刘润泽

 

生活中的小欢喜

“……站到了,请乘客们带好物品,准备下车。”听到车上喇叭报站的声音,我赶紧睁开半眯的眼睛,向车窗外看去,发现糟了!公车已经进站,我却还没做好下车的准备呢!更何况,我坐的位置离后门是那么远!我赶紧从座位上站起,一头扎进人满为患的公交车过道之中。

每天四点半放学,从学校门口坐上公交车回家,理应是不会太挤的。可这天是周五,正值后两天放一个大长假,很多人都趁早坐公交车回家——公交车上已经摩肩接踵、人山人海了。

唉,要是当时我坐到靠后的座位去多好啊!

我刚刚钻入人海之中,公交车便已经完全停住。在人群之中,我显得又矮又小。所谓“君子动口不动手”,我却羞于启齿请求大人们让出一条道路来,想用自己的身体强行夺下一条道路。我将两手合起来,插到两个人之间的缝隙里,用力往外推。几个人对这种粗鲁的动作不耐烦,主动向旁边让让身子。可是总是有那么多人不配合我的下车行动。我的牙关咬得紧紧的,生怕关上了车门,来不及下车了。

正在十万火急之时,有一个声音从我身旁传来:“小朋友,你要下车吗?”这个声音十分粗,烟嗓。我想这个人一定十分彪悍。我抬头一看,果然是我想象中的那样——他长得十分高大,挺着个半大的肚子,眼睛凶悍极了,侧脸上还有几道疤痕。他双唇薄,嘴角微微向下掉;皮肤十分地粗糙,好像是磨木头的砂纸;胡子有半厘米长,拉拉碴碴,摸起来兴许更像张砂纸了。

我看他模样可怖,心想不要跟这个人多纠缠,便随口“嗯”一声,继续向前挤去。本以为他不再会搭理我了,他却一步挤到我身前,拍拍前面人的肩膀,说道:“请让一下子,这个小朋友要下车。”前面的人听到,或者向侧面挪了一小步,或是身体向前倾斜,一个人宽的通道就让出来了。看到有些人仍然不为所动,他又对没有反应的挡路者叫到:“来,让一下了!”

通道逐渐打开,我跟着那个人向前挪移。我感觉身后的人群迅速合拢,前面的通道又被打开。在连续四五声催促之后,我和那个人总算挤到了后门。他似乎歇了一口气,对我说道:“好了,下去吧。”朝着我后背轻轻推了一下。

我以为这个人也是要下车的,才舍得来帮我,这样顺便也就下车了。于是我一步跳下车去,车门吱吱呀呀关上了,他却没有下来。我惊讶地透过车门向车里看去,期待着能找到他看着我的脸,却怎么也找不着。车迅速地动了起来,面前只有来来往往的车流,我才感觉一切如梦初醒——那个人似乎凶神恶煞,身体五大三粗,我却在那个人的带领下下了车。

我离开了车站牌。阳光已经西斜,有半分余热,我的后背被照耀得十分温暖和透彻。我回想着下车的一系列经过,不觉笑了起来。我想,生活不要大事记,只愿处处小欢喜。

——2017级2班 亢予凡

小欢喜

我总是忍不住回想起那个傍晚,灯光燃成篝火,风从我耳边流过,带来整个世界的声音,风中,有人弹唱,有人跳舞,有人间生活中的种种小欢喜。

初三以来,我的学业紧张了许多,每日课后都有一个小时的延时辅导,放学的时间已经是6点多了。11月份,一天放学时天色已经变暗,班里只剩下我们几个干值日的同学,谁都想早点干完值日,回家早写作业,快点结束这乏口味又繁忙的一天,可是一只飞蛾的出现改变了大家的想法。正当大家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,不知谁先发现了这只飞在班上空中的飞蛾,我们决定,将这不知死活敢来我们班的蛾子抓住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就是“抓蛾小队”的主力之一,大家有的拿拖把,有的拿扫把,想把飞蛾打掉,但后来我们就改变了战略。因为蛾子只在教室里的最上层飞来飞去,且反应还比拿着笨重武器的我们快许多,于是我们决定累死它!它一直以高速的飞行与紧张地精神状态,在每一次都致命的攻击中躲闪。不知不觉十分钟过去了,我们仍然斗志昂扬,而它却越来越慢。它越慢我们便离成功越接近,动作频率越高,终于它要累死了,它在墙的一侧一动不动,仿佛死了一样,我我们慢慢靠近,握紧手中的“凶器”全力一挥,它动了,似乎已竭尽全力,飞到了右边的地方。我们又赶了它一会儿,它停在一个墙角,这下可跑不了了,一拖把带着陨石般的威压捅了上去。却不见它,找了一会儿,发现它早已落在板报的一张纸上,我做好准备手如闪电般射出一下子抓住了它的翅膀,它迅速的拼命扇翅膀,我死死地掐着毫不给它机会。

同学们欢呼了起来,用一个瓶子把它扣住,用书压住,它在里面挣扎,繁忙的生活中也存在点点乐趣,生活中的小欢喜往往就是如此。

——2017级5班 张文睿

关闭